苍白失忆

可甜可咸,坑死不偿命!

【毛豆/00:00】搁浅

直到计时器归零,零肆壹陆餐厅的代表都没有出现。




当裁判宣布冯豆子获得此次厨王大赛的冠军时,他的脑海里都还是空白的。




毛猴没有来,他真的放弃了这次的比赛。




冯豆子说不出自己心里究竟是喜还是悲。




他有些呆愣愣的站在颁奖台上,平时口若悬河的人第一次将话说的那么结巴。




当所有的流程全部结束后,冯豆子谢绝了大姐要为他开庆祝活动的提议,自己一个人回去了租的房子。




那是他早年间住的地方,当时的他甚至还没有和毛猴认识也还没有体会过所谓现实的残酷。




那一年他刚接手冯家菜,因为年轻气盛,所以总想着要做出一番事业来给所有人看。




而他与毛猴的遇见,也就是在这年的冬天。




冯豆子还记得当时的天气异常的寒冷,他因为要探寻一些新菜品所以大冷天的跑去了云南那边寻找灵感。




云南当地的少数民族很喜欢在做菜的时候放一些附近山上土生土长的香料,这些香料在城市里十分的罕见,可加入菜后味道却异常的美味。




冯豆子在尝过当地的一道腊排骨后就硬是要跟着当地的居民进山去亲眼见见那香料原本的模样。




他们一路跋山涉水,不仅采到了做腊排骨的材料还顺带采了不少其他的东西。




冯豆子看着那些不被人熟知的香味料,心里的骄傲感几乎能溢出来。




他已经开始想象当新菜品大卖后冯大米会用一种什么样的崇拜眼神看着自己,而自家的老头又会用一种什么样的语气来夸奖自己。




就在他整个人志得意满的时候,目光突然间就捕捉到了一个东西。




那不远处似乎躺着一个人,一个被积雪所覆盖着的人。




“那是人吧?”冯豆子看着那堆不明物体,有些犹豫自己是否要上前。




“应该是的吧。”




今天给冯豆子带路的是个年轻的男孩子,他不是什么导游只是一个土生土长的本地人,因为冯豆子要进山,这才跟着来赚一些外快。




山里的男孩子本就胆大,见有东西埋在雪里,便直接走了上去。




雪积的不深,几下就将人给刨了出来,俩人看着面前那既像人又像猴的东西,一时间愣住了。




眼看着太阳已经渐渐西斜,冯豆子皱眉想了一会后,还是决定将这玩意带下山去。




夕阳在他们的身后拉出来一道长长的影子,冯豆子没想到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决定,彻底的改变了他后来的生活。




他救的是一个人,一个从小生活在山林里的野人。不会说正常人的话,也无法表达自己的需求。




冯豆子也不知道自己当时是怎么想的,就那么头脑一发热,将人给带回了城里。




整整七年,毛猴在冯家菜馆的后厨里学会了讲话,也学会了怎么做菜。




如果不是因为那次醉酒,也许毛猴还会在那呆上一辈子。




可现实总是那么出人意料。




那一天,是冯家菜馆的员工聚餐日,他们打烊后一群人在餐厅里吃吃喝喝,聊着各自的人生规划。




当众人问到毛猴的时候,其实他是有些懵懂的。




虽然已经来这七年了,可七年里他除了餐厅的人以外,并没有真正接触过什么人。




对于他而言,餐厅的人就是他的家人,他只想在这里做一辈子。




众人其实也知道毛猴说不出什么东西来,不过就是员工间打闹喝酒的一个由头而已。




于是大家纷纷劝酒,毛猴也是乐呵呵的将杯子里的酒喝干。跳过他后,也就轮到了冯豆子。




其实那时候大家都知道冯老爷子已经开始催着冯豆子娶媳妇了,于是一个个都开始八卦起了冯豆子的感情。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当众人都看着冯豆子的时候,他的心里莫名的有些慌乱。




那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就仿佛是一种被捉奸在床的感觉。




他的眼神有些闪烁,不由自主的就飘到了毛猴的身上。




那时候的毛猴早已没有了初见面时的脏乱模样,一身干干净净的白色体恤,配着一条简简单单的牛仔裤。




因为常年在山上东跑西荡而锻炼出来的肌肉非常具有线条感。




无论怎么看,都是一个年轻帅气的男人模样。




此刻这人正睁着一双亮晶晶的眼,满脸期待的等着冯豆子的回答。




喉头不由自主的滚动,冯豆子想也没想就拿起面前的酒杯一口喝干。




“这谁知道呢。”他有些心跳加速,于是胡乱的敷衍道,“看缘分吧,也许明天我就能给老爷子带回去个媳妇。”




后来的场面冯豆子其实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再后来,他不知怎么的就和毛猴睡到了一起。




他们俩人之间的关系仿佛水到渠成一般,谁也没有觉得在一起有什么问题。




冯豆子是因为当时还年轻,而毛猴则是根本就不懂这些。




他们就这样快快乐乐的过了大半年,直到一次冯老爷子不经意间撞见了他们的约会。




这一下,事情终于脱离了原本的预期。




冯豆子从不知道原来现实可以残酷成这个样子,原来人真的会没法选择自己的生活。




他从来都不怕与人争吵,因为哪怕对方有太大的理由,他都可以一一的反驳回去。




可那天争吵的的最后,那个骄傲了一辈子的男人既没有骂他也没有说什么狠话。




他只是用一种悲哀的声音告诉他,这世上不是每样事情你都能去反驳的。




即使你没错,你也做不到堵住众人的攸攸之口。那一刻,冯豆子终于退缩了。




当爱情面临亲情的选择,他做不到去逼这位已然华发的老人。




曾经他以为很多人所谓的现实问题只是因为彼此间不够相爱,可自己当真的遇上时他才明白,原来很多时候,真的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和毛猴提出了分手。




那一天,天阴沉的可怕。




毛猴一脸懵懂的看着冯豆子,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爱人突然间就变了脸。




他急的不行,本能驱使他将人扑倒在地。




在一场毫无意义的情爱后,冯豆子仍是坚持要分手。




他没有给出任何的理由,就那样搬离了自己的租房。




再后来冯家菜由冯大米暂时打理,直到一年后冯豆子才重新回来。




那时候毛猴早已经不知去向,而冯豆子又重新搬回了那个房子。




他一直没有结婚,也一直没有找女朋友。




冯老爷子也明白他在坚持些什么,可终归接受不了男人和男人在一起的事情。




冯豆子坐在沙发上,给自己倒了满满一杯酒。




他看着手机上俩人曾经的合影,眉眼弯出一个弧度。




三天前,他找了毛猴。




其实他一开始只是想再看看他,想再与他说说话。




毕竟这么多年,自己没有哪一天不再想他。




可毛猴却误会了冯豆子的来意,他以为冯豆子是因为那个奖金才去找的他。




他嘲笑冯豆子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依旧还是那样一副自私的模样。




那一天直到最后冯豆子都没有解释什么。




毕竟信任被彻底的摧毁过一次后,就很难再建立起来了。




他们俩人就那样各怀心事的坐了一会,直到最后毛猴接了电话离开。




冯豆子没有将那次见面的想的太复杂,因此当今天裁判宣布他胜利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是懵的。




他没想过毛猴居然真的会这样做,真的会因为自己而放弃比赛。




冯豆子将满满的一杯酒混杂着眼泪咽下,他想着,这人的心里也还是有自己的吧。




酒意慢慢的袭上他的头,在醉眼朦胧间,他似乎又看到了那个身穿白色体恤的男人……


——————————————————

下一位太太 @栟榈叶战 




【活动】ZYL48翻身计划二宣

哇哦

zyl水仙安利站:


【生巍】大人有大人的规矩,我罗浮生也有我罗浮生的规矩。


    


如题,翻身计划活动二宣。


         


吾等以万千文字为君加冕,愿君翻身成功,颤抖吧,强A们!


       


以下是参加活动的太太以及所写cp!


00:00 @苍白失忆 【夜巍】


01:00 @惊回 【面照】


02:00 @heeniem 【雪花】


03:00 @肖无朕 【时丑】


04:00 @吃橘子的只只 【生巍】


05:00 @居居复居居 【井巍】


06:00 @狸狸狸狸狸狸狸狸 【勤迟】


07:00 @隼白奕茶居 【耕璧】


08:00 @虎牙是梨涡前奏 【非豆】


09:00 @月印万川 【衡照】


10:00 @程亘石. 【夜袍】


11:00 @茉莉味的小凤凰【勤/生巍】 


12:00 @南笙 【夜巍】


13:00 @杂食动物·陵【花齐】 


14:00 @竹兮 【面生】


15:00 @Akimyny 【生井】


16:00 @风域 【面巍】


17:00 @领子🌸 【面巍】


18:00 @木辰 【面鱼】


19:00 @三藐 【勤迟】


20:00 @东鸣鸣鸣 【井巍】


21:00 @一只可爱鬼 【花齐】


22:00 @-听居 【生巍】


23:00 @月印万川 【勤迟】


      


特殊时间


04:16 @呐,丸子大人啊~【勤迟】 


05:20 @吸居小号 【生嵬】


13:14 @香辣榴莲干 【心井】


16:16 @臣骨 【衡照】


    


看文请订阅“ZYL48翻身计划”活动tag,8月31日,敬请期待!


       


——————————————————


活动海报来自 @明漱 太太。


感谢诸位太太为爱激情码字,小天使们可以搬好小板凳磕粮啦!

【夜巍】贪欢(27)

听到夜尊的问题后,沈巍一愣。




他原本是在等着这人的回答,却没想不仅没有等来答案反而等到了一个没头没脑的问题。




当年?抛弃?




沈巍紧紧的皱起眉,满脸诧异的看着夜尊。




他怎么会觉得是自己抛弃了他呢?




虽说自己后来确实没有继续找他,甚至还将他关入了天柱,可一开始自己根本没有动过扔下他的念头。




沈巍有些茫然,他不知道夜尊这个想法是从何而来。




夜尊见他不答,还以为是自己戳中了要点沈巍回答不上来,于是一双眸子便顷刻间冷了下来。




“我吃饱了。”他将碗一推,站了起来。




其实对于那个问题,夜尊原本只是一时起意,可如今见人这般模样,心下倒真的冒出了几分火气。




既然当然嫌弃自己累赘,如今又何必假惺惺的将自己留在身边。




夜尊忽然觉得自己方才那些心软有些可笑,便连带着说出口的话都冷了起来,“我先走一步,就不打扰大人休息了。”




久违的大人俩字从夜尊嘴里吐出,让沈巍更是感到一阵莫名其妙。




他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怎么好端端的这人就生起了气。




“怎么叫不打扰我休息?”沈巍将人拉住,满脸的迷茫,“我又做错什么了?”




“放手!”




冰冷的语气让沈巍的心沉了沉,眼内也跟着染上了一丝痛色,“夜尊,你能不能好好跟我说话?”




“……”




见人不说话,沈巍闭了闭眼,努力的保持着正常的语气,“你能告诉我,我究竟该怎么做你才能满意,才愿意与我好好相处?”




夜尊不答,沈巍觉得自己都快要在这凝固的空气中窒息。




“夜尊,你让我不要逼你我就不逼你,你想要时间我也给你。”




他的眼睛红的可怕,紧绷的声线暴露出他此刻正在多么艰难的在压制自己的情绪。




“可你能不能不要这样子和我说话?你能不能……”话说到一半,沈巍顿了顿,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飞快的眨了几下眼,“你是不是觉得我这几年受的苦比不上你当初的那些痛?”




一个痛字尚还在夜尊的耳内打圈,冰冷的共工长刀就突兀的出现在了沈巍的手里。




“如果是的话,我还你行么?”




那锋利的刀刃在阳光下格外的刺眼,晃的夜尊瞬间就回了神。




他一把将刀挥开,浑身气的发抖,“沈巍你是疯了吗?”




“那你到底想让我怎么做?”连日来的被拒绝,已经彻底的打击了沈巍的自信心,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该如何才能将人留下。




“你一直觉得我不懂你,可是夜尊,你什么时候给过我懂你的机会?”




沈巍的脸上同样带着说不出的累,他看着人只觉得满口苦涩,“我曾无数次的问过你,我问你为何那样恨我,问你当年究竟发生了什么?可你哪一次给我答案了?你哪一次回答过我?”




这样受伤的沈巍是夜尊从未见过的,即使在幻境中,他也没见过这样脆弱的他。




在他的印象中,沈巍向来是强大和无坚不摧的代名词,可如今这人竟因为自己的一句话而失态成这样,夜尊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震惊。




他紧紧的咬着牙,盯着沈巍看了许久。压抑的空气在俩人之间流淌,好半天后夜尊才终于下了什么决定似的叹了口气,“对不起。”




终究还是自己让他伤心了,夜尊觉得有些事情可能真的不能怪沈巍。




毕竟谁也不能要求对方一定要在你爱他的时候也爱你,感情的事情谁也说不上对错。




道歉的字眼让沈巍浑身一颤,心更是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一般,可还没等这疼痛蔓延开来,夜尊的第二句话便又传进了他的耳朵里,“沈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重头开始吧。”




曾经幻想过无数次的话终于从这人的嘴里吐出,沈巍有种做梦一样感觉。他不敢置信的看着眼前的人,低低的重复了一遍,“真的吗?”




“嗯。”夜尊点了下头,脸上浮出一抹极淡的笑,“虽然我无法保证自己能否再爱上你……”




“这就够了。”沈巍并不贪心,能得到这么一个机会,他已经十分满足了。




他不愿将人逼得太紧,毕竟很多东西还是需要时间慢慢来修复的。




“那你现在能放手了吗?”把话说开后,夜尊觉得心里从未有过的轻松。他说着抬起手臂,晃了晃,“我还得出去呢。”




“怎么还要走?”沈巍皱眉,他明明刚说完说要与自己重新开始,为什么还要这么迫不及待的离开。




“哎……”夜尊叹了口气,他感受着自己手腕上又紧了几分的力度,有些无语。




“我说大人,您都不用上班的吗?”见人似乎张口想要解释什么,夜尊又赶忙加上了后半句,“可即便您不想上班,我也还得回去店里拿手机。”




那天因为担心夜青,他是瞬移去的郊外,因此不管是手机还是车钥匙什么的,至今都还扔在咖啡厅里。




他可不像沈巍,活的像个万年老古董一样,对于手机这种日常用品,那是绝不能离开太久的。




听到夜尊挪揄的话,沈巍终于松开了手。




他略有些尴尬的推了推眼镜,说道,“我也还得去趟学校。”




虽说早些日子他已经请过假了,可毕竟离开了那么多天,还是得回去消个假顺便解释一下的。




“那一起走吧。”




“嗯。”

【夜巍】贪欢(26)

夜尊再次醒来已是好多天后了,他看着黑漆漆的屋子,也不知道自己究竟睡了多久。


他记得入睡前似乎看到沈巍也躺下了的,可此刻房间内明显只有他一人。


翻身下床后,夜尊动了动筋骨,感觉一阵神清气爽,显然是自己的精神力已恢复了大半。


他洗漱完推开房门后,眯了眯眼,发现外面的客厅并不如自己睡的屋子那样漆黑,显然现在是在白天。


“你醒了。”听见响声,沈巍放下手里的书本,走了过来,“怎么样,还难受吗?”


“好多了。”夜尊见餐桌上放着一小盒糕点,便拿了起来,“阿青来过了?”


糕点盒上是显眼的餐厅logo,除了夜青外,夜尊想不出还有谁能找到这。


想来应该是自己没回去,所以小家伙担心了。


夜尊眼里带上了一丝笑意,打开盒子后捏起一块糕点准备往自己的嘴里放,可还没等糕点被牙齿碰到,自己的手腕就被人抓住了。


“嗯?”夜尊满脸的疑惑,难道自己猜错了,这东西并不是夜青送来的?


“是祝青送来的。”沈巍肯定了夜尊的猜测,可下一秒他就将人手里的饼干给拿走了,“你睡了那么多天,现在不宜吃这些东西。”


沈巍说着,将饼干重新放回盒子后带入了厨房,“我给你熬了粥,先喝点粥吧。”


“……”夜尊看着自己空空的手心,一头的雾水。


沈巍这是还被困在幻境吗,怎么行事这么诡异的。


饼干不就是粮食吗,难道有什么说法是空腹不能吃饼干的吗?


可自己也不是海星人啊,他们那些科学养生的方法也轮不到自己头上吧。


就在夜尊满脸疑惑的时候,沈巍已经端着一碗粥走了出来,“发什么愣呢,还不快坐下。”


“嗯?哦。”被沈巍打断思绪,夜尊还有些迷茫,他听话的坐到位子上,接过沈巍递给他的粥。“谢谢。”


粥熬的很糯,显然是花了不少的心思,夜尊在吃了几口后,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沈巍,你……”


他都已经快找不出词去形容这人的幼稚行为了,堂堂黑袍使,居然和一个小孩子较真。


“我什么?”沈巍拿了本书坐在他身边看,此刻被点到名,便抬起头对上了他的眼。


“你刚才为什么不让我吃饼干?”


“我以为你是知道才选择不吃的,原来你并不知道。”


“我知道什么呀?”夜尊无语,他刚才是真的懵,虽然如今猜到了那么几分,可仍是觉的有些不可思议。


“知道我不想让你吃别人的东西。”沈巍放下书本,笑的一脸坦荡,“知道我会介意。”


“……”


夜尊语塞,他怎么不知道君子端方的人说起这种话来会这么要命。


沈巍这是打算亲手撕下自己的伪装,变回原来的样子吗?


“那你为什么要留着给我看到?”夜尊想着趁自己没醒之前直接扔了不是更方便吗。


“那不行。”沈巍推了推眼镜,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毕竟是别人的一番心意,怎能随意的扔了。”


“你这是鬼打墙吗?”夜尊有点搞不懂他的脑回路,“你既不让我吃,也不扔,这是要放着放摆设吗?”


“我不让你吃,你就会不吃吗?”沈巍的眼睛被镜片挡着,有些让人琢磨不透。“那我让你留下,你就会留下么?”


“呵呵。”夜尊真的是要被他气笑了,感情这人绕了这么大半天,是在这等着自己呢。


他还真以为沈巍是脑子撞坏了,会和一盒饼干去计较。


“沈巍啊沈巍。”夜尊放下碗,嘴角含笑的看着他,“我说你能不能改改你的性子,绕这么一大圈,不嫌累得慌吗?”


“那你能留下来吗?”他丝毫不介意夜尊语气中的调笑意味,沈巍只一心想要一个答案,“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夜尊有些头疼,他是了解这人的固执的,毕竟万年前他就已经知道了。


正是因为了解,所以当初在反抗团里他才始终都不信那些人说的哥哥不要他了。


可同样也是因为了解,他才会对沈巍真的不找自己而感到愤怒。


明明说过不会抛下自己,怎么能就那样信了自己已经不在人世了呢?


夜尊想到这,突然就回想起了幻境中的情形。


那俩幕中的沈巍明显是真的,那也就代表着沈巍在进入幻境后是真的经历了那些情景。


幻境与其他的东西不同,它虽说会一定程度的放大宿主的情绪,但总体还是会根据事实来进行场景复刻的。


难道自己见到的那俩个幻境都是沈巍心底真实的恐惧,那么当年……


夜尊若有所思的皱起了眉,“你当年,究竟是为了什么抛弃我?”



【夜巍】贪欢(25)

从幻境出来,俩人的身躯还并排躺在床上,十指紧扣。


形神合一,夜尊在清醒的一瞬间就立马翻身下了床。


“你……”他看着同样醒过来的沈巍,脸上是从未有过的复杂情绪。


虽说幻境一事是沈巍算计了自己,甚至连刚才那场情事,自己都可以说是被迫的,可即使如此,最后那个得了便宜的人似乎还是自己。


夜尊心里万分的矛盾,要说他对沈巍一点感情都没了那纯属扯淡,可要说让他就这么接纳沈巍,他又实在做不到。


终究有些事情,是再难回到从前了。


夜尊心下叹息,实在没有什么精力再去计较这场荒诞的闹剧。


不管沈巍是出于什么目的,就这样算了吧。


夜尊想着,便抬腿向着门外走去,可他的脚尚还来不及踏出房门,身子便被人从后面整个抱住。


身后的人紧紧的拥着他,不安的情绪从那颤抖着的身躯传到夜尊的心里。


“沈巍。”感知到这一切,原本想要推拒的动作因此而顿住,夜尊沉默了好一会后才终于开口,“放手。”


“不。”沈巍拒绝,“我不会放手,我永远都不会再放你离开。”


他将人抱的更紧,似乎真的害怕一不小心又把人给弄丢了。


失去的痛苦怎敢再次品尝,那过往溺水般的日子让他苦不堪言,如今好不容易自己又能抱着这人了,怎么可能还会轻易的放手。


对于沈巍这种态度,夜尊实在头疼。


他觉得自己在幻境中已经将话说的很明白了,为什么沈巍还要这般执着。


明明从前对自己不屑一顾的人是他,为何短短几年了却会变成这副模样。


他想将人推开,或者直接瞬移离去,可最终还是因为刚才那场莫名其妙的情事而放弃了这些想法。


不管是不是处于现实,终归是自己碰了他。


夜尊觉得那种翻脸无情的事情自己还是做不出来。


他心下软了几分,僵着的身子也不由的缓了下来。


“沈巍,你不能这样逼我。”在感觉到身后的人听完话后剧烈的一抖,夜尊忍不住又叹了口气,“你总得给我些时间。”


不管是考虑以后的事情,还是适应沈巍的变化,夜尊觉得自己真的是需要一些时间。


听到夜尊有松口的迹象,沈巍的心突的一颤,瞬间跳的飞快。


他猛的转身站到夜尊的面前,满脸期待的对上了男人的眼,“是我想的那样吗?如果我给你时间,你能保证自己不会再消失不见吗?”


“我保证。”夜尊有些头疼的闭了闭眼,精神力的大量消耗,让他浑身都有些乏力。


他看着沈巍的脸,勉强集中精神,“我会给你留下联系的方式,不会再让你找不到我的。”


“那你能留下来吗?”突如其来的惊喜让沈巍有些不敢置信,他对上夜尊的眼,有些小心翼翼的问道,“让我照顾你好不好?”


“沈巍。”夜尊是真的没有心力再与他拉扯这些。每多说一句话,他的头就又多痛上几分。


这种精神力的大量耗空让他感觉整个天地都在旋转,只想有个地方能让他好好休息一下。“你别逼我。”


“好,我不逼你。”沈巍终于发现夜尊的状态似乎十分的不好。


那本就比常人白皙的脸庞此刻更是毫无血色,在灯光的映衬下,苍白的近乎于透明。


慌乱在一瞬间升起,他赶紧伸手将人牢牢的抱住。


“夜尊,夜尊。”他看着已经快要合上眼睛的人,满心的担忧。


对方这副似乎随时都要消散的模样让沈巍不由的想起了万年前的时光。


那时候的夜尊因为常年的病痛,脸上也永远都是这样一副惨白的模样。


这种极致的白,在很长一段日子里都是沈巍心底的恐惧。


他总在害怕,害怕有一天弟弟睡过去后就再也醒不过来了。


可如今这份恐惧又再次重现,沈巍的心乱的可怕。


“嗯。”已经快要合上的眼皮终于再次睁开,夜尊紧皱着眉,努力的对抗着一阵阵的眩晕。“我没事。”


“你别逞强。”沈巍知道他嘴硬,若他还能站得住就绝不会这样靠在自己身上。


“我真没事。”夜尊知道沈巍不信,不过他自己的状态他还是明白的。


无非就是自己一开始带赵云澜他们出来消耗了大量的精神力,后来又没有经过休息,直接去了沈巍的幻境。


如今这种精神不济的状态,其实只要一场深度的睡眠就能缓过来,实在算不上什么大事。


不过他也明白以自己目前这种状态,沈巍应该是不会由着自己离开了,于是便也实话实说了。“我就是有些累了,睡一觉就好。”


果然他这话一说完,沈巍就将他一把抱了起来,“那就留下来休息,一切等你恢复了再说。”


把人轻柔的放到床上后,他自己也翻身躺了上去。


其实要说精神力,沈巍也消耗的不少,只是因为刚才心中牵挂着夜尊的事情,所以并没有觉得怎么样。


此刻经对方一提,沈巍也同样感到一阵针刺般的疼痛袭上大脑。


这种精神力耗空的疲乏与身体的劳累不同,除了深度睡眠根本无法缓解。


夜尊的身子在接触到床铺的那刻,就再也撑不住了。


他的眼皮越发的沉重,闭上眼睛后就立马昏睡了过去。


而沈巍看着夜尊这样毫无防备的模样,欣喜的在人的唇上印下一个吻后,也抱着人进入了睡眠状态。

【夜巍】贪欢(24)

唇被人吻住,夜尊看着面前那张放大的俊脸,一脸的不可思议。


这是一贯以隐忍克制著称的黑袍使,这个他贪恋的万年的人,不但在亲吻着自己,甚至还是主动的。


这个念头让夜尊本已枯死的心再次有了萌芽的趋势,可是才堪堪露出了一点苗头,就被他掐死在了摇篮里。


不行,不可以。


已经错过一次了,无论如何都不能再错第二次。


人活一世,犯错不可避免,可同样的错误,怎可一犯再犯。


夜尊偏头,他从对方的唇下好不容易找到一个说话的机会。


“沈巍。”他看着眼前的男人,语气是从未有过的严厉,“你清醒一点。”


“我很清醒。”被点到名的人睁着一双泛红的眼,脸上除了柔情外还夹杂着难以言语的痛苦,“我从没像现在这么清醒过。”


若我当年就有现在这么清醒的话,是不是你当时根本就不会离开我。

【718傅红雪生贺24h·04:00·夜雪】南山公墓

04:00报道,下一位是 @栟榈叶战 

夜已过半,整个万马堂寂静无声,唯有地牢内燃着的木炭偶尔发出烧灼的噼啪声。


 数条粗大的铁链从铁环间穿过,紧紧的捆缚着一个年轻的男子。


 那人薄透的里衣早在白日的刑法中就已破碎,纵横的血迹遍布全身。


 本该虚弱至极的人孤傲的挺直了身子,出神的凝视着不远处的刀,苍白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他所注视的是一柄毫不起眼的刀,漆黑的刀身,漆黑的刀柄,甚至连被仍在不远处的刀鞘,都是黑色的。


 可谁也不知,正是这样一柄平平无奇的刀,却改变了他的整个人生。


 他还清晰的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这柄魔刀时的情形。


 那个时候,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孩子。


 因为母亲的一个命令,他被连同其他71名孩子一块送入了刀窟。


 就在那个阴暗的刀窟里,他第一次见到了他。


 那个男人,那个浑身浸泡在血池中的男人。


他银发黑眸,嘴角漫不经心的勾起一点,用一种带着三分戏谑的笑意看向了自己这边。 


傅红雪记得当时自己整个人一愣,然后一股凉意瞬间从脚底窜起,冷汗将单薄的里衣打个湿透。


 他原以为男人只是自己的一个幻觉,却不曾想后来竟一路羁绊至今。 


就在傅红雪陷入回忆的时候,铜盆内的火苗蓦的蹿高,火星四散在地, 插在缝隙中的刀子浑身黑烟缭绕,一股若有若无的冷香瞬间在空气中漫开……

【夜巍】贪欢(23)

“若你此遭不来,也许我还能说服自己放下你。”


其实在被卷入幻境的那一刻,沈巍就已经清醒了过来。


之所以迟迟没有走出这里,就是因为他在赌。


他赌夜尊的心里还有自己,赌夜尊会进来找他。


令他高兴的是,这人真的来了。


虽然夜尊满脸都写着不耐烦,可终究还是进来找自己了。


沈巍很开心,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毕竟以他对夜尊的了解而言,若非这人心里还有自己,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冒险进这种未知的地方的。


只是他的高兴并没能持续多久。


再后来夜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将他的理智逼向极限。


他从不知道自己在这人的心里竟是那样一副不堪的模样。


可即使心痛如绞,他仍硬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不能将这局面给搞的更糟了。


“你来了,你心里还有我,夜尊你还在意我。”


沈巍毫无保留的由着人审视,他甚至巴不得这人能直接去自己的心里走上一遭。


只是他的这番话语出口,却让被压制的人眼里猛的闪过一丝愠色。


“那又如何。”


自己心思被人直白的戳穿,夜尊心底的怒意再次升腾而起,“你别忘了,你我之间,早已恩怨尽断。”


“断不了。”那向来淡漠的眸子满含着痛色,通红的眼眶更是仿佛下一秒就会滴下血来。


沈巍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在滚油里反复的煎熬,那与夜尊话语间的拉扯更是让他感到刻骨的疼。


他闭了闭眼,努力的将那些翻腾而起的苦涩短暂的压下。


“你既然来了,能不能不要再离开我?”


“你到底想干嘛?”这样的沈巍让夜尊觉得陌生,他本能想要离这人远一些。


“我能干嘛?”听了夜尊的话,一抹苦涩在他的唇边溢开,沈巍看着身下的人,笑的满脸的无力,“我还能对你干嘛?”


夜尊是真的不知么?


他不知道他每一个警惕的动作都仿佛刀子一般,轻易的穿透自己的胸膛,然后留下一道鲜血淋漓的伤。


沈巍痛的眸子都在打颤,窒息感如影随形,可他却仿佛一个瘾君子一般,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


他看了男人许久,随后终于支撑不住的将头埋进了对方的颈间。


“夜尊。”沙哑的声线里带着说不出的颤意,沈巍深深的吸了口气,掩住了满眼的落寞。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乞求的话语从男人的嘴里吐出,可落在夜尊的耳内却是那样的讽刺。


曾几何时,他拼尽了全力,只为能得到对方的一个眼神,一句认同。


可如今,这个高傲的男人终于低下了头,他痛苦的求着自己回头,求着自己再给他一次机会。


夜尊说不出自己的心里是何感觉。


他心痛,他看着这样的沈巍,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样的执着,那样的认真。


他很想就这样答应他,可他却做不到。


很多时候东西,真的不是你想回头,你就能回得了头的。


万年的求而不得早已经如同毒药一般的渗入了骨髓,没有人知道当初他在决定放手后,究竟花了多少个日夜才终于得以入眠。


如今沈巍要他回头,可他又要如何才能回得了头?


人们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那他这万年的伤,究竟又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彻底的修复。


夜尊说不出口,于是空气无端的被凝出了一种别样的伤感。


在沉默中,沈巍自他的颈间抬头,才一侧脸就对上了男人满是疲惫的眼。


心跳没来由的加快,沈巍从没未见过夜尊这副疲倦的模样。


“沈巍。”一切外露的情绪终于被人收起,夜尊仿佛走过独自走过了无数的荒野,带着满身的疲惫和伤痛。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缓缓的摇了摇头,“回不去的。”


轻轻浅浅的四个字,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嘲讽,它只带着无尽悲凉,彻底的宣判了俩人的死刑。


最伤不过物是人非,最悲却是回头无岸。


有些事早已注定了回不去,有些人也注定是要失去的。


他已经太累太累了,累到不愿争也不愿信。


如今信任与他而言,已经变成了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曾经他可以毫无保留的去信这人,可如今的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他已经伤够了,怕极了重蹈覆辙。


他无法想象,若再来一回,自己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


沈巍咬唇,他本能的想要反驳。


他想告诉夜尊回得去,他想说自己真的很爱他,可终究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语言太过苍白,根本无法描述他心中的恐惧与悲痛。


夜尊当年离去前的画面不断的在他眼前闪现,那种失重感让他感到害怕。


理智在一瞬间被崩断,当所有的乞求都被证明是徒劳的时候,绝境终于将这个克制的人逼疯。


他孤注一掷的将人困住,一低头,吻上了对方的唇。


————————————————


下一章小破车预警!

另外因为我临时参加了718傅红雪的生贺,所以16号,17号应该不会有更新,大家早点睡!

【夜巍】贪欢(22)

冰冷如刀子般的四个字砸进沈巍的耳膜,让他慌张的一瞬间站起。


多年的寻而不得让沈巍再也控制不住的将人扑倒在地。


难堪的姿态使得夜尊的大脑瞬间被怒火席卷,可还没等他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当初的那间屋子。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局,只是这一回,图谋不轨的人显然换成了对方。


“你也算计过我。”将人牢牢的压制在身下,沈巍看着愤怒的人毫无愧疚的说道,“这一回,最多我们算扯平了。”


被算计的人半眯着眼,危险的盯着男人的脸,试图看出点什么。


夜尊明白,这里是属于沈巍的空间,他至多就是一个外来的旁观者人。


只是一开始他以为沈巍是沉迷在其中不愿醒来,可如今看来对方根本是早有预谋。


他觉得,难怪在之前的俩个幻境中无论自己是顺着对方还是逆着对方,那些场景都会破碎。


原来那不过是沈巍已经走过的俩个片段而已,对方早已醒来,就等着在这第三个场景里让自己栽一个大跟头。


在想明白这些后,夜尊突然就放弃了反抗。


他看着对方眼前的人,笑的满脸的嘲讽,“怎么,大人是准备在这杀了我么?”


毕竟是自己愚蠢的踏进了对方的圈套,那么无论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夜尊觉得,他都得受着。


只是显然对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打算。


居高临下的男人被他说的一愣,等反应过来对方话语中的那些意思后,一阵细密的疼痛突兀的窜过全身。


沈巍脸色一白,吃惊的看着这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


他怎么能这么想?


沈巍想着,自己在他眼里难道就是这样一个不堪的人么?


无尽的悲哀从心底淌过,这个惯会隐忍的男人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了脆弱的感觉。


“你就这样想我?”


“不然呢?”被激怒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夜尊已经数不清自己这万年来在沈巍的身上栽了多少个跟头。


他一边恼怒着自己的愚蠢,一边愤恨着对方的算计。


“夜尊。”如同困兽一般的声音响起,沈巍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从这一团遭的局面里脱身。


夜尊不信任他,这个认知让他的心瞬间低至谷底。


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百般努力,在他人的心中,竟会变成为了杀人而设下的计谋。


这种难以言语的苦涩滋味充斥着全身,沈巍看着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咫尺天涯。


明明他们的距离是这样的相近,可为何俩人的心却是那样的遥远。


即使过往的场景再现,那份被自己弄丢的感情似乎也已经回不来了。


沈巍咬着牙,只感到一阵揪心的疼痛。


他后悔了,其实早在夜尊离开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后悔了。


只是他无处可说,也无人可说。


那人离开的姿态是那样的决绝,根本没想过要给自己后悔的权利。


他算计着自己亲手斩断了双生子的反应,从此正大光明的将自己划为无关紧要的那一类。


夜尊从没想过要回来,甚至可能都不曾想过要再看自己一眼。


残酷的事实打的他措手不及,在他尚未来得及掩饰的时候,一颗眼泪就突兀的滑了下来。


夜尊不敢置信的眼神瞪大了眼睛,嘴角那濡湿的咸涩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人是真的哭了。


“沈巍。”


男人喃喃的低语,这一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何感觉。


那被算计的怒火就这样烟消云散,他满脑子都闪烁着沈巍哭了这几个大字。


他怎么就哭了呢?


夜尊想不通。


他觉得无论怎么看,处于劣势那个人都该是自己才对。


只是为何这人身上满溢着的悲伤,他是真的让自己给伤了心吗?


夜尊觉得这怎么可能呢?


从前他可能惹沈巍生气,可能惹沈巍动怒,却独独从未惹过沈巍伤心。


毕竟这人的心,从来就不在自己的身上,又如何会被自己所伤呢?


那满含着探究的目光对上男人的双眸,这一刻,夜尊很想看清楚沈巍究竟在想些什么。

【夜巍】贪欢(21)

夜尊并不知晓沈巍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大地还在崩碎,而那人却傻愣愣的呆在原地不动。


“沈巍。”夜尊飞身上前,一把拽住人后就往安全的地方撤退。


“夜尊。”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沈巍有些发愣。


明明他亲眼看着弟弟掉落下去的,怎么会?


可眼前的人又的的确确是弟弟没错。


虽然这人的穿着打扮与刚才截然不同,可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声音,世间除了夜尊以外再无其他。


那些疯狂念头被失而复得的喜悦所取代,沈巍顾不上眼前那些可与可无的疑点,一把就将面前的人给抱住了。


“弟弟。”


夹杂着哽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夜尊被沈巍这不按常理的一抱给整个抱懵了。


等他反应过来后才僵着身子将人给推开了,“跟我走。”


夜尊的推拒让沈巍感到莫名的不舒服,他甚至有些委屈的皱了下眉,“弟弟。”


“嗯?”见人依旧没有离开的打算,夜尊显得有些烦躁。


他的那些举动落在沈巍的眼里,却又是另一番味道。


沈巍看了他一会,终于将心底的疑问说出了口,“弟弟你是在怪我么?”


“怪你?”若是在往常,沈巍作出这副模样,夜尊一定会认为他有病。


可他已经有了上一次的教训,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敢随意的胡说八道了。


他没有忘记自己到这来的目的,如今更是觉得只要能回去,管这人到底有病没病,反正最后倒霉的人是赵云澜又不是他。


也不知该说夜尊是神经粗大,还是认准了事情不会拐弯,总之哪怕他已经见到了沈巍的俩个执念,也还是一门心思的认为沈巍和赵云澜是一对。


他在心里那样想着,而沈巍看着眼前人不断变化的神色,更是认定了弟弟在埋怨自己。


沈巍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慌张在一瞬间涌起,让他再也顾不上刚才被推开的尴尬,再次将人给狠狠的抱住。


“对不起,弟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将你弄丢,也不是故意不找你。


被抱住的人满脸的黑线,他搞不懂沈巍这动不动就抱人的习惯是不是幻境里特有的。


只是他也不敢再刺激沈巍,只能闭了闭眼,硬生生的将自己想要推人的动作给收了回去。


“我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要怪哥哥。”


“真的?”夜尊的话让沈巍喜出望外,他抓着对方的肩膀,稍稍拉开了俩人的距离。


“弟弟你真的不怪我?”紧盯着对方的眼睛里满含着紧张,他多怕刚才只是自己的幻听。


“当然是真的。”要说起演技,夜尊还真没输给过任何人。


此刻哪怕他根本就不知道沈巍在纠结些什么,面上却仍能做出了一副真诚至极的模样,“我永远都不会怪哥哥的。”


才怪!


只要自己心里对这人还有那么一丝的在意,那么自己就根本不可能不怪他。


如今这样和平相处已是自己最大的让步,想要全然的心无芥蒂,除非自己再重新投胎一次了。


不过这些话他不能说,他怕一旦说了后这方幻境就又会崩塌,到时候鬼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样场面。


只是现实永远都是那么的出人意料,即使这次夜尊已经顺着对方的心思来讲话了,这方幻境却还是突兀的扭曲了起来。


这一下,某人是真的黑了脸了。


他发誓等自己出去后一定要将赵云澜给抓来打一顿,而布这个阵的罪魁祸首,那更是得大卸八块的。


扭曲的空间平静的很快,有了上次的经验后,这回夜尊倒是没有做那些徒劳的事。


他只是面色阴沉的看着沈巍消失在漩中,然后恨恨的咬着后槽牙。


情景再换,当冯去病的诊所蓦然出现时,一直觉得无所谓的人第一次流露出了狠戾的神色。


“沈巍。”


夜尊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他想就这样直接离开,再也不管这人是沉沦在幻境之中还是怎样。


修长的手指被拽紧又松开,看似阴翳的人终究还是没有甩袖离去。


他缓缓的踱步,一如数年前那般站到了男人的身前。


夜雨骤至,只是这回谁的手中也都没有了伞。


雨水倾盆而下,瞬间就打湿俩人的身体。


那摔碎在地的水珠,折射出兄弟间的沉默,只是谁也也不知究竟是谁心里的伤要重上一些。


“夜尊。”眼镜早已模糊,冰冷的雨水顺着脸颊滑落,一如这仿佛凝固了的氛围。


“沈巍。”


叹息般的俩个字出口,男人的眼内看不出是悲是喜。


他的一切情绪都隐没在了雨幕之中,唯有那冰冷的声线显露了心头的不悦。


“你算计我!”


————————————————————


一周年了,爱面崽子的心依旧如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