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失忆

可甜可咸,坑死不偿命!

【夜巍】贪欢(21)

夜尊并不知晓沈巍在想些什么,他只知道大地还在崩碎,而那人却傻愣愣的呆在原地不动。


“沈巍。”夜尊飞身上前,一把拽住人后就往安全的地方撤退。


“夜尊。”看着这个突然出现的人,沈巍有些发愣。


明明他亲眼看着弟弟掉落下去的,怎么会?


可眼前的人又的的确确是弟弟没错。


虽然这人的穿着打扮与刚才截然不同,可这样的容貌,这样的声音,世间除了夜尊以外再无其他。


那些疯狂念头被失而复得的喜悦所取代,沈巍顾不上眼前那些可与可无的疑点,一把就将面前的人给抱住了。


“弟弟。”


夹杂着哽咽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夜尊被沈巍这不按常理的一抱给整个抱懵了。


等他反应过来后才僵着身子将人给推开了,“跟我走。”


夜尊的推拒让沈巍感到莫名的不舒服,他甚至有些委屈的皱了下眉,“弟弟。”


“嗯?”见人依旧没有离开的打算,夜尊显得有些烦躁。


他的那些举动落在沈巍的眼里,却又是另一番味道。


沈巍看了他一会,终于将心底的疑问说出了口,“弟弟你是在怪我么?”


“怪你?”若是在往常,沈巍作出这副模样,夜尊一定会认为他有病。


可他已经有了上一次的教训,现在是无论如何都不敢随意的胡说八道了。


他没有忘记自己到这来的目的,如今更是觉得只要能回去,管这人到底有病没病,反正最后倒霉的人是赵云澜又不是他。


也不知该说夜尊是神经粗大,还是认准了事情不会拐弯,总之哪怕他已经见到了沈巍的俩个执念,也还是一门心思的认为沈巍和赵云澜是一对。


他在心里那样想着,而沈巍看着眼前人不断变化的神色,更是认定了弟弟在埋怨自己。


沈巍越想越觉得自己的想法是对的,慌张在一瞬间涌起,让他再也顾不上刚才被推开的尴尬,再次将人给狠狠的抱住。


“对不起,弟弟,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我不是故意将你弄丢,也不是故意不找你。


被抱住的人满脸的黑线,他搞不懂沈巍这动不动就抱人的习惯是不是幻境里特有的。


只是他也不敢再刺激沈巍,只能闭了闭眼,硬生生的将自己想要推人的动作给收了回去。


“我知道哥哥不是故意的,我没有要怪哥哥。”


“真的?”夜尊的话让沈巍喜出望外,他抓着对方的肩膀,稍稍拉开了俩人的距离。


“弟弟你真的不怪我?”紧盯着对方的眼睛里满含着紧张,他多怕刚才只是自己的幻听。


“当然是真的。”要说起演技,夜尊还真没输给过任何人。


此刻哪怕他根本就不知道沈巍在纠结些什么,面上却仍能做出了一副真诚至极的模样,“我永远都不会怪哥哥的。”


才怪!


只要自己心里对这人还有那么一丝的在意,那么自己就根本不可能不怪他。


如今这样和平相处已是自己最大的让步,想要全然的心无芥蒂,除非自己再重新投胎一次了。


不过这些话他不能说,他怕一旦说了后这方幻境就又会崩塌,到时候鬼知道又会出现什么样场面。


只是现实永远都是那么的出人意料,即使这次夜尊已经顺着对方的心思来讲话了,这方幻境却还是突兀的扭曲了起来。


这一下,某人是真的黑了脸了。


他发誓等自己出去后一定要将赵云澜给抓来打一顿,而布这个阵的罪魁祸首,那更是得大卸八块的。


扭曲的空间平静的很快,有了上次的经验后,这回夜尊倒是没有做那些徒劳的事。


他只是面色阴沉的看着沈巍消失在漩中,然后恨恨的咬着后槽牙。


情景再换,当冯去病的诊所蓦然出现时,一直觉得无所谓的人第一次流露出了狠戾的神色。


“沈巍。”


夜尊危险的眯起了眼睛,他想就这样直接离开,再也不管这人是沉沦在幻境之中还是怎样。


修长的手指被拽紧又松开,看似阴翳的人终究还是没有甩袖离去。


他缓缓的踱步,一如数年前那般站到了男人的身前。


夜雨骤至,只是这回谁的手中也都没有了伞。


雨水倾盆而下,瞬间就打湿俩人的身体。


那摔碎在地的水珠,折射出兄弟间的沉默,只是谁也也不知究竟是谁心里的伤要重上一些。


“夜尊。”眼镜早已模糊,冰冷的雨水顺着脸颊滑落,一如这仿佛凝固了的氛围。


“沈巍。”


叹息般的俩个字出口,男人的眼内看不出是悲是喜。


他的一切情绪都隐没在了雨幕之中,唯有那冰冷的声线显露了心头的不悦。


“你算计我!”


————————————————————


一周年了,爱面崽子的心依旧如初!

评论(24)

热度(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