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失忆

可甜可咸,坑死不偿命!

【夜巍】贪欢(22)

冰冷如刀子般的四个字砸进沈巍的耳膜,让他慌张的一瞬间站起。


多年的寻而不得让沈巍再也控制不住的将人扑倒在地。


难堪的姿态使得夜尊的大脑瞬间被怒火席卷,可还没等他来得及作出反应就发现自己已经被带到了当初的那间屋子。


熟悉的房间,熟悉的布局,只是这一回,图谋不轨的人显然换成了对方。


“你也算计过我。”将人牢牢的压制在身下,沈巍看着愤怒的人毫无愧疚的说道,“这一回,最多我们算扯平了。”


被算计的人半眯着眼,危险的盯着男人的脸,试图看出点什么。


夜尊明白,这里是属于沈巍的空间,他至多就是一个外来的旁观者人。


只是一开始他以为沈巍是沉迷在其中不愿醒来,可如今看来对方根本是早有预谋。


他觉得,难怪在之前的俩个幻境中无论自己是顺着对方还是逆着对方,那些场景都会破碎。


原来那不过是沈巍已经走过的俩个片段而已,对方早已醒来,就等着在这第三个场景里让自己栽一个大跟头。


在想明白这些后,夜尊突然就放弃了反抗。


他看着对方眼前的人,笑的满脸的嘲讽,“怎么,大人是准备在这杀了我么?”


毕竟是自己愚蠢的踏进了对方的圈套,那么无论等着自己的是什么,夜尊觉得,他都得受着。


只是显然对方根本就没有这样的打算。


居高临下的男人被他说的一愣,等反应过来对方话语中的那些意思后,一阵细密的疼痛突兀的窜过全身。


沈巍脸色一白,吃惊的看着这个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人。


他怎么能这么想?


沈巍想着,自己在他眼里难道就是这样一个不堪的人么?


无尽的悲哀从心底淌过,这个惯会隐忍的男人第一次在人前流露出了脆弱的感觉。


“你就这样想我?”


“不然呢?”被激怒的人根本没有注意到他的神色,夜尊已经数不清自己这万年来在沈巍的身上栽了多少个跟头。


他一边恼怒着自己的愚蠢,一边愤恨着对方的算计。


“夜尊。”如同困兽一般的声音响起,沈巍不知道自己该如何从这一团遭的局面里脱身。


夜尊不信任他,这个认知让他的心瞬间低至谷底。


他从没想过,自己的百般努力,在他人的心中,竟会变成为了杀人而设下的计谋。


这种难以言语的苦涩滋味充斥着全身,沈巍看着这个自己心心念念的人,第一次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咫尺天涯。


明明他们的距离是这样的相近,可为何俩人的心却是那样的遥远。


即使过往的场景再现,那份被自己弄丢的感情似乎也已经回不来了。


沈巍咬着牙,只感到一阵揪心的疼痛。


他后悔了,其实早在夜尊离开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后悔了。


只是他无处可说,也无人可说。


那人离开的姿态是那样的决绝,根本没想过要给自己后悔的权利。


他算计着自己亲手斩断了双生子的反应,从此正大光明的将自己划为无关紧要的那一类。


夜尊从没想过要回来,甚至可能都不曾想过要再看自己一眼。


残酷的事实打的他措手不及,在他尚未来得及掩饰的时候,一颗眼泪就突兀的滑了下来。


夜尊不敢置信的眼神瞪大了眼睛,嘴角那濡湿的咸涩却明明白白的告诉他,这人是真的哭了。


“沈巍。”


男人喃喃的低语,这一瞬间,他也不知道自己心里究竟是何感觉。


那被算计的怒火就这样烟消云散,他满脑子都闪烁着沈巍哭了这几个大字。


他怎么就哭了呢?


夜尊想不通。


他觉得无论怎么看,处于劣势那个人都该是自己才对。


只是为何这人身上满溢着的悲伤,他是真的让自己给伤了心吗?


夜尊觉得这怎么可能呢?


从前他可能惹沈巍生气,可能惹沈巍动怒,却独独从未惹过沈巍伤心。


毕竟这人的心,从来就不在自己的身上,又如何会被自己所伤呢?


那满含着探究的目光对上男人的双眸,这一刻,夜尊很想看清楚沈巍究竟在想些什么。

评论(40)

热度(2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