苍白失忆

可甜可咸,坑死不偿命!

【夜巍】贪欢(23)

“若你此遭不来,也许我还能说服自己放下你。”


其实在被卷入幻境的那一刻,沈巍就已经清醒了过来。


之所以迟迟没有走出这里,就是因为他在赌。


他赌夜尊的心里还有自己,赌夜尊会进来找他。


令他高兴的是,这人真的来了。


虽然夜尊满脸都写着不耐烦,可终究还是进来找自己了。


沈巍很开心,他知道自己赌赢了。


毕竟以他对夜尊的了解而言,若非这人心里还有自己,那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冒险进这种未知的地方的。


只是他的高兴并没能持续多久。


再后来夜尊所说的每一句话,都在将他的理智逼向极限。


他从不知道自己在这人的心里竟是那样一副不堪的模样。


可即使心痛如绞,他仍硬逼着自己冷静下来。


不能将这局面给搞的更糟了。


“你来了,你心里还有我,夜尊你还在意我。”


沈巍毫无保留的由着人审视,他甚至巴不得这人能直接去自己的心里走上一遭。


只是他的这番话语出口,却让被压制的人眼里猛的闪过一丝愠色。


“那又如何。”


自己心思被人直白的戳穿,夜尊心底的怒意再次升腾而起,“你别忘了,你我之间,早已恩怨尽断。”


“断不了。”那向来淡漠的眸子满含着痛色,通红的眼眶更是仿佛下一秒就会滴下血来。


沈巍感觉自己的一颗心在滚油里反复的煎熬,那与夜尊话语间的拉扯更是让他感到刻骨的疼。


他闭了闭眼,努力的将那些翻腾而起的苦涩短暂的压下。


“你既然来了,能不能不要再离开我?”


“你到底想干嘛?”这样的沈巍让夜尊觉得陌生,他本能想要离这人远一些。


“我能干嘛?”听了夜尊的话,一抹苦涩在他的唇边溢开,沈巍看着身下的人,笑的满脸的无力,“我还能对你干嘛?”


夜尊是真的不知么?


他不知道他每一个警惕的动作都仿佛刀子一般,轻易的穿透自己的胸膛,然后留下一道鲜血淋漓的伤。


沈巍痛的眸子都在打颤,窒息感如影随形,可他却仿佛一个瘾君子一般,丝毫没有停下的打算。


他看了男人许久,随后终于支撑不住的将头埋进了对方的颈间。


“夜尊。”沙哑的声线里带着说不出的颤意,沈巍深深的吸了口气,掩住了满眼的落寞。


“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


乞求的话语从男人的嘴里吐出,可落在夜尊的耳内却是那样的讽刺。


曾几何时,他拼尽了全力,只为能得到对方的一个眼神,一句认同。


可如今,这个高傲的男人终于低下了头,他痛苦的求着自己回头,求着自己再给他一次机会。


夜尊说不出自己的心里是何感觉。


他心痛,他看着这样的沈巍,仿佛看到了当年的自己。那样的执着,那样的认真。


他很想就这样答应他,可他却做不到。


很多时候东西,真的不是你想回头,你就能回得了头的。


万年的求而不得早已经如同毒药一般的渗入了骨髓,没有人知道当初他在决定放手后,究竟花了多少个日夜才终于得以入眠。


如今沈巍要他回头,可他又要如何才能回得了头?


人们都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那他这万年的伤,究竟又要用多久的时间才能彻底的修复。


夜尊说不出口,于是空气无端的被凝出了一种别样的伤感。


在沉默中,沈巍自他的颈间抬头,才一侧脸就对上了男人满是疲惫的眼。


心跳没来由的加快,沈巍从没未见过夜尊这副疲倦的模样。


“沈巍。”一切外露的情绪终于被人收起,夜尊仿佛走过独自走过了无数的荒野,带着满身的疲惫和伤痛。


他看着近在咫尺的人,缓缓的摇了摇头,“回不去的。”


轻轻浅浅的四个字,既没有愤怒,也没有嘲讽,它只带着无尽悲凉,彻底的宣判了俩人的死刑。


最伤不过物是人非,最悲却是回头无岸。


有些事早已注定了回不去,有些人也注定是要失去的。


他已经太累太累了,累到不愿争也不愿信。


如今信任与他而言,已经变成了一件极为困难的事情。


曾经他可以毫无保留的去信这人,可如今的他实在是没有力气了。


他已经伤够了,怕极了重蹈覆辙。


他无法想象,若再来一回,自己会是怎样的一副模样。


沈巍咬唇,他本能的想要反驳。


他想告诉夜尊回得去,他想说自己真的很爱他,可终究他还是什么都没说。


语言太过苍白,根本无法描述他心中的恐惧与悲痛。


夜尊当年离去前的画面不断的在他眼前闪现,那种失重感让他感到害怕。


理智在一瞬间被崩断,当所有的乞求都被证明是徒劳的时候,绝境终于将这个克制的人逼疯。


他孤注一掷的将人困住,一低头,吻上了对方的唇。


————————————————


下一章小破车预警!

另外因为我临时参加了718傅红雪的生贺,所以16号,17号应该不会有更新,大家早点睡!

评论(33)

热度(332)